世界遺產「納斯卡線」與預訂教學,花錢也可能看不到|Nazca Lines|祕魯自助旅遊

開啟這篇文章,意味著我必須重新複習一次當初是如何訂到,這處在1994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的「納斯卡線」Nazca Lines行程

 🚎Cruz Del Sur位於利馬(Lima)的轉運站 

回想起當時真的蠻瘋狂的,來到秘魯的第二天,仍與時差糾纏不休的我們參觀完利馬舊城區(Historic Center of Lima)的晚上,其實很想睡覺,卻又立馬搭乘晚上10點出發Cruz Del Sur的巴士快車前往伊卡(Ica)。

圖_位於利馬的 Cruz Del Sur 車站

來到轉運站,因為第一次搭乘,用生疏的英語和口音很重的客運人員再三確認搭乘的驗票口與注意事項,四個人忐忑不安的在客運站內待著,雖然時間晚了,但等待上車的乘客依舊不少。

接近發車時間,乘客們忽然開始將手邊的大件行李拿到一旁給服務人員檢查,並拿出車票到驗票口刷票上車。原來Cruz Del Sur是由服務人員統一將大件行李拿上車的,只有一定尺寸以下的背包或隨身行李可以帶上座位,而且服務人員有可能要求檢查你的隨身行李。

我們看完納斯卡線只有前往瓦卡奇納(Huacachina)的沙漠綠洲住1晚,因此僅有隨身行李。

圖_和台灣的客運不同, Cruz Del Sur 上車前必須先將行李寄放,不能自己寄放,而且站務員有可能會要求對打開行李確認內容。

上車後,座位寬敞舒服,有液晶電視(只是看不懂內容XDD),也有usb插座可以充電,很適合長途搭乘,而且司機與乘客座位間有一道門,開車時司機會將門關起來,不知道用意是什麼,但覺得很酷。

終於有一點時間可以在車上補眠,當然要好好把握,老公瞬間秒睡;車程中還有車掌小姐過來幫我們倒水和送上小點,只是我累到無福消受。

圖_這道門讓人感覺很厚實、安全。

 🚎Cruz Del Sur位於伊卡(Ica)的轉運站 

凌晨兩點,巴士準時抵達伊卡(Ica),和旅行社約定的接駁時間是3點半,車站不大,沒幾下拍完該拍的,廁所也上完了,坐在空無一人的車站,外頭站著一兩位計程車司機,友人半開玩笑悠悠地說:「這個時候還蠻考驗人性的!」,難掩內心有點害怕。

圖_ Cruz Del Sur位於伊卡(Ica)的轉運站 。
圖_ Cruz Del Sur的車子,車況算新而且還不錯看 。
圖_凌晨兩點多,默默等著旅行社司機來接我們。

即便在樓上買了杯熱咖啡,夜半時分依舊很冷(氣溫約12度不到,衣服又沒帶夠),大家內心都有說不出的緊張,但舟車勞頓,沒人想講話;直到旅行社的人準時3點半的拿著寫有我們的名牌出現,所有擔憂一掃而空,內心的澎湃現在都還記得。

坐上司機大哥的私家車,我們終於可以一路前往納斯卡機場囉!(上車又直接昏睡。)

圖_旅行社的司機大哥來了!( 開心 灑花)

 🔔承辦我們納斯卡線行程的 Nazca trips 旅行社:

根據作功課得到的資料,大多建議在中午12點前看完納斯卡線,因為下午會有沙漠反光以及風大飛機晃的狀況,旅行社甚至還會先告知旅客,若因天氣因素無法起飛,將會退還當日費用或是隔日再來,是很吃天氣與運氣的景點。

承辦納斯卡線的旅行社很多,承辦品質如何無從得知,若你跟我一樣時間緊湊,又想安排在瓦卡奇納(Huacachina)沙漠住一晚,我想跟你們介紹Nazca trips 的接洽人Raul(勞爾),他是我看過最積極又熱情的旅行業者。

當我寫信給勞爾詢問關於他們官網上私人訂製的行程時,他問我是否有使用What’s app,當下我以為他可能覺得信件往來比較耗費時間,所以要使用app來討論,沒想到他竟然直接打了app的語音電話給我,手機另一邊的他說著濃厚的西班牙腔的英文,可能聽出我的不自在,於是對我說:「你知道甚麼是Hakunamatata嗎?他的意思是Don’t Worry!」他表示我們可以一起討論行程,他會給我最好的建議。

在距離如此遙遠的兩個國家,勞爾的貼心不禁讓我莞爾一笑,瞬間縮減了我們之間一萬七千多公里的距離。

圖_司機用手機讓勞爾跟我們確認有接到我們。

勞爾除了可以客製化我們的行程時間外,選擇Nazca trips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們不僅僅有飛行時間35分鐘的nazca lines,還有可以另外加選的Palpa Lines。

大多數的人只知道nazca lines,納斯卡線距離現今大約有2000多年的時間,Palpa Lines比nazca lines早了將近500年,而且圖案和納斯卡線截然不同!既然都千里迢迢來秘魯了,當然都要看到才能甘願回家啊!

圖_截自網路的Palpa Lines。
圖_截自網路的Palpa Lines。

 


 🚗由伊卡(Ica)前往勞爾在納斯卡的家

凌晨3點半我們驅車前往Nazca,這一路幾乎沒有路燈,而且路途濃霧瀰漫四周能見度之低,讓我無時無刻腦海中一直浮現沉默之丘在黑幕中被濃霧壟罩的畫面。

公路上偶有開夜車的大貨車經過,藉由他們的車燈才稍稍能看清前方的路,納斯卡的地形是一片沙漠,也就是我們正在沙漠中的公路前進著。

坐在一台私家車,開在杳無人跡的沙漠公路上,老實說有點駭人,若是重來我肯定不會這樣安排。

圖_半夜的加油站,依舊燈火通明,而且都是大型車在跑居多。

可能擔心我們會累,司機中途讓我們在一個加油站旁休息上廁所;快抵達旅行社前,因為時間還算充裕,司機還帶我們到當地一處有著介紹納斯卡線圖樣的公園參觀,這些行程都是額外贈送的,可以當作增廣見聞 😆 ,

只是半夜在這些場景閒晃,要不是有正在晨運的當地居民,根本超符合愛腦補的我腦海中那些出現瘋狂殺人魔的B級片場景。

圖_設有一片片納斯卡線圖像並附有解說立牌的公園。
圖_設有一片片納斯卡線圖像並附有解說立牌的公園。
圖_發現納斯卡線的學者 Maria Reiche 雕像。

離開公園後時間尚早,勞爾哥哥(司機)帶我們到他們的辦公室休息,其實那也是他們家,勞爾哥哥一回家就立刻衝到房間休息,真是辛苦了他。

可能看出我們的疲憊,勞爾的媽媽熱情地泡了熱茶,還請我們吃好吃的牛奶糖(後來發現是LaIbérica的牛奶糖),甚至拿出勞爾大學畢業的學士照以及全家福與我們分享,不難看出勞爾的熱情是來自媽媽的遺傳,能在溫暖的室內坐著喝杯熱茶,我們也得以歇息。

 


 📜來說說納斯卡線(Nazca Lines) 

有關納斯卡線的由來眾說紛紜,甚至有一部分人相信是外星人的傑作,但為我們導覽的秘魯導遊說絕對與外星人無關,這是過去的納斯卡民族遺留下來的遺跡,雖然在歷史資料載明是由Paul Kosok與Maria Reiche兩位考古學者發現,但對於身為秘魯人的她,仍舊認為是秘魯人發現,只是由兩位學者發揚光大;

究竟是誰先發現,我想已難考究,但我相信就像Discovery有支攀登聖母峰的紀錄片一樣,某位登山家立志成為首位達成從聖母峰兩側來回的紀錄,自以為能名留青史,但在締造紀錄的當下,才想通他身旁的雪巴才是第一人,只是雪巴讓他先上去罷了,一切紀錄都是虛名。

目前考古學家依據考古證據認為,納斯卡線與納斯卡人的人頭獻祭有關,而這一切都是為了祈求老天下雨(當地年降雨量僅5毫米),讓當地人能生產足夠糧食繼續生存,但納斯卡人最後終究滅亡消失,留下了遺跡。

而科學家推估納斯卡人是將木樁綁上棉線,藉以標出圖案輪廓,再移走深色石頭,露出淺測地面,靠著沙漠的乾旱氣候,加上該區人跡罕至,地畫才得以保存千年。

參考網址:https://kknews.cc/science/5bqgjr6.html

 


 🚗抵達納斯卡機場(Maria Reiche Neuman Airport) 

約莫六點多從勞爾老家出發,大約七點半左右抵達終於納斯卡機場,然而下車除了感受到那依舊冷冽的低溫之外,看到外頭一整片霧茫茫的景象,內心開始覺得不妙…。

霧超大的拉,老天爺你是認真的嗎~~~?連司機大哥都說,這種霧飛機不能起飛,但清晨這樣還蠻常見的,也許晚點太陽爬高一點霧就散了,他這樣安慰我們。

接著他就先開車回家,由另外一位女導遊接手導覽我們。

圖_霧、有、夠、大。

 ✈納斯卡機場(Maria Reiche Neuman Airport)內部 

納斯卡機場環境很單純,大抵就是幾間專營納斯卡線的航空公司櫃台與很多排椅子、後方的登機口以及納斯卡線的介紹牆面;因此在導遊向我們介紹完納斯卡線的由來以及搭飛機前的注意事項後,就開始了漫長的等待登機,

結果這一等,就等到了中午12點(崩潰)。

圖_我們太早來,連飛機公司的櫃台都還沒開。

因為霧真的太大了,導遊幫我們問了航空公司櫃台大概什麼時候能飛,櫃台說只能等塔台通知,他們也無從得知,這真的是我們最不願意遇到的情況了;畢竟當初決定大半夜搭著夜車來納斯卡機場,就是為了要避開人潮,坐第一班飛機看完納斯卡線後,就可以悠哉悠哉地前往下一站瓦卡奇納綠洲。

無奈人算不如天算,時間越晚,機場內的人越來越多,大半數都是團客,到後來根本變成菜市場一般熱鬧,我想大家大概都是討論著同樣的話題,「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飛?」

圖_漸漸人聲鼎沸的機場。

導遊也是蠻辛苦的,因為起飛時間被延遲,原本要接著我們後面導覽的團體也陸續到了,以至於她必須滿場飛,不時來回看看我們以及其他各團的狀況並回報機場霧況,雖然很忙,但她仍很有耐心的按捺著我們的焦躁的心情,非常盡責。

圖_背著背包的即是我們的導遊。

機場外旁邊還有一處販賣部,也是唯一有賣吃的地方,除了簡單的零食點心之外,還有賣一些熱食如漢堡、三明治以及當地早餐,熱飲則有黑咖啡、巧克力和我不知道的飲料,在裡面坐不住的人都跑來這裡喝咖啡、聊是非了,生意很好,價格還算公道。

因為真的太冷又怕搭飛機會吐不敢亂吃,我在這邊狂喝了三杯熱巧克力:lol: !

圖_販賣部外圍。
圖_看朋友累到生無可戀的樣子,熱騰騰的漢堡是唯一的慰藉。

🌞霧氣散去,終於要飛了? 

看來我們運氣不錯,接近早上九點半,霧氣開始消散,天氣也跟著稍微溫暖,大家心情也為之振奮,都走出來看看風景,霧散開了才知道,原來這裡是那麼空曠。

忽然,看到有架飛機從機場跑道飛出去了!真的開始飛了!

圖_天氣總算放晴。
圖_機場旁的一處白色廢棄建築,可以走上來二樓眺望遠方景緻。

很開心地以為馬上就可以搭機進行行程了,趕緊回到機場櫃台詢問,沒想到得到的回應是雖然可以飛了,但因為現場等候的人太多,機場的飛機與跑道有限,必須輪流排隊搭乘,請我們耐心等候,無疑是又被澆了一盆冷水。

到後來在現場可以發現,因為要搭機的遊客真的太多,而且延誤太久起飛,各家航空公司之間是互相支援的,並使用無線電相互聯繫,若還有空位就讓別家乘客遞補、消化人數;因此即便我們四人是一起報名,但因報名的項目不一樣,所以前後登機大約差了一個小時之久。

想搭的人真的太多了,也難怪搭不到或班機取消時有所聞,若要確保能看到納斯卡線,也許要預留2天行程,但飛行時間只有35分鐘,是否值得,請各位自行考量。

圖_遠方還有霧氣。

朋友大約在10點半左右就已登機,但導遊表示Palpa Lines濃霧未退,還無法起飛,我只好走出來曬曬太陽,看看照片我一副病奄奄的模樣,並不是身體不舒服,而是真的好冷!

圖_照片看起來像生病,但其實沒有XD。
圖_一群羊駝紀念品中間卻掛了一個針織面具頭套,好妙。

不知道為什麼這裡的紀念品讓人無感,覺得質感似乎不佳,賣的也和庫斯科大同小異,也許是我真的太累無心注意細節。

圖_老公很想買這種大隻的羊駝紀念品帶回家,但卻又不知道擺那好,索性只能放棄。

🌞終於,我要飛上青天,上青天 

約莫中午十一點,導遊告訴我們因為Palpa Lines的方向濃霧一直散不去,所以今天不會開放Palpa Lines了,我們只好放棄等待,請導遊幫我們安排納斯卡線登機。

正午十二點,總算聽到櫃台在呼喊我和老公的名字,當下覺得太好了(Finally…),此時在外面等著上飛機的人比早上多更多,我們能搭到應該已經是佛祖有保佑了。

圖_候機室,小小的,擺著幾台風扇和好幾排椅子,同樣等待唱名後上機。

在候機室又等了大約20分鐘,我和老公終於等到唱名、踏上停機坪,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與迫不及待,快步走到我們的飛機入座坐好,連預定要跟機師與飛機來張合照都忘了 😆 。

圖_一台台蓄勢待發、準備起飛的飛機們。

小飛機含機師總共可坐十個人,座位不算大,身形比較龐大的人坐上來會比較辛苦,一上飛機,兩位帥哥機師會先請大家戴上耳機並自我介紹,座位正前方有提供等會飛行時的路線與遺跡名稱的地圖,當然還有必備的嘔吐袋,不難想像這行程會有多驚險刺激。

圖_我們坐在大約中間的位置。
圖_出發啦!Let’s fly!

還沒來之前我在網路上不知道搜尋了多少次納斯卡線這個關鍵字,以為當我看見實際的它們內心會沒有甚麼感覺;然而當飛機翱翔在天空,在一望無際的地面,有著各式各樣的線條與巨大圖騰,就算聽過導遊的講解,仍無法想像過去的人怎有如此毅力完成這些工作,根本匪夷所思,當下內心激動澎湃、久久不能自己。

然而,就在這個Moment,飛機忽然一個Move,往左側來一個45度大傾斜,當下除了機師全飛機的人都叫了出來,雖然已經有事先提醒,但沒想到是如此可怕;

沿途機師會透過耳機逐一講解每一圖案,先讓左側的人看完了,當然也要右傾45度讓右側看,必須如此來回12次,對於平衡感不太好或是剛吃飽的人,恐怕需要隨時抓好嘔吐袋,果不其然,坐在我們後座的小妹妹後來就吐了,OMG,聞到那味道我也想吐了 😯 。

PS.以下照片用手機看可能不太明顯,建議用桌機看喔。

圖_起飛後的第一幅圖:鯨魚(Whale)。
圖_飛上天空,眼前是一片荒蕪。
圖_超可愛的太空人(Astronaut),也很像外星人,舉著手好像在跟你Say Hi。
圖_一道一道都是乾涸後的水道痕跡。
圖_栩栩如生的猴子(Monkey)。
圖_老公最喜愛的蜂鳥(Hummingbird)。
圖_形象超級鮮明的蜘蛛(Spider)。
圖_線條也很複雜的禿鷹(Condor)
圖_在左方的樹(Tree)。
圖_泛美公路上的大卡車,從來不曾有過的視野體驗。
圖_ 遠處山上有螺旋形的圖樣,和泛美公路上行進的車輛一比,就知道那圖樣有多巨大。
圖_ 螺旋形圖樣
圖_ 一條一條的線條,究竟要表達什麼呢?至今無人能解。
圖_很可愛的鸚鵡( Parrot )
圖_被泛美公路截斷的蜥蜴(Lizard)與一旁的樹(Tree),此處有一個塔台,也是唯一可以不上飛機可眺望兩個圖案的地方。

當中還有一個非常、非常巨大的圖樣蒼鷺(Heron Bird),全長300公尺長,只有55-210mm中長焦、Aps-c機身的我竟然無法將其整幅拍下,只好放下相機靜靜欣賞。

經過35分鐘的翻滾與煎熬(吐與不吐之間),飛機就繞回機場降落,整趟行程即便所費不貲,卻新鮮有趣而且充滿不可思議,老公和我覺得物超所值,十分值得紀念,慶幸當初有決定要坐飛機而不是跳過,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

圖_準備要降落了,一旁應該是納斯卡的市區。
圖_ 其實不是想拍朋友累壞卻又有點好笑的狀態,是想偷拍後面可愛的機師又不太好意思,祕魯的小鮮肉很可以吧!
圖_落地後還會收到一張完飛納斯卡線證書喔,這張真是價值不斐。
影片_我在飛機剛起飛時隨手用手機拍下的兩段影片,拍的不好大家別介意XD。

🌽納斯卡市區用餐 

礙於時間有限,我們放棄泛美公路拍照的行程,邀請勞爾哥哥推薦當地餐廳一同用餐,這裡我觀察到一個現象,無論是在吳哥窟還是祕魯,雖然司機知道我們要請吃飯,但他們都只會點自己的一個套餐,外國人比較沒有吃合菜的習慣,當然我們點了可以分食的炸物邀請他一起吃是不會拒絕的,

所以想請司機或者導遊吃飯時,別只顧著自己點菜,記得將菜單拿給他請他點些自己喜歡的吃喔!

圖_忍了整個早上終於吃到飯了。
圖_大合照一張。

飯後,勞爾的哥哥馬不停蹄地帶著我們前往綠洲Huacachina的旅店Banana Adventure,繼續進行當地行程-沙漠吉普車飆沙、浪板滑沙及沙漠營火晚餐。

圖_夜晚的瓦卡奇納沙漠,留待下篇分享。

🔔行程、費用參考 

  1. 僅觀賞Nazca Lines:收費是每人USD$80(不含機場稅);6月~8月為旺季,價格USD$110(不含機場稅);
  2. Nazca Lines + Palpa Lines:收費是每人USD$200(不含機場稅);6月~8月為旺季,價格USD$220(不含機場稅)。
  3. 我們的客製化行程費用是USD$540,行程如下讓大家參考:

AM 03:30 Ica轉運站接駁 → Nazca機場(含導遊導覽) → 搭機欣賞Nazca Line與Palpa Lines → 泛美公路拍網美照 →  納斯卡市中餐(自費) → Huacachina綠洲旅店。

然而因為Palpa Lines濃霧的關係,我們被迫取消行程只欣賞Nazce Lines,因此勞爾直接退了我們USD$200,而且退款速之快,隔天立馬就收到退款訊息(我在台灣買網購退款也沒勞爾退的快),服務十分週到。

每每規劃旅行,接洽國外旅行社最讓人擔心的是怕會被騙,再者怕圖文不符,但要做到讓旅客感受到愉快與快速的回應對我來說還真少遇到,Nazca Trips在tripadvisor上共22家承辦納斯卡戶外活動的店家排名位居第一名真的實至名歸。


🔔搭乘納斯卡線行程的建議與提醒

  • 務必記得攜帶護照,並於現場櫃台繳交機場稅(2019年為30索爾,約台幣300元)。
  • 航班時間最早為7:30,最晚為下午14:30(建議訂越早越好)。
  • 機場週邊空曠,清晨氣溫偏低,冬季務必穿足保暖衣物。
  • 怕暈機請於飛前吃暈車藥,也切勿吃太飽,除非您想在嘔吐袋內繪製屬於您的納斯卡線 😆 。
  • 延後起飛機率很高,請預留足夠時間,以免影響後續行程。

 ▋本篇使用的攝影器材 

歡迎有空來看看我們的FBIG看看喔,每個禮拜都會有新的文章分享:)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