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 印加古道第二天:挑戰之日|Inca Trail Day 2 – The Difficult Day

【本文最近更新日期】

起訖點: Huayllabamba – Dead Woman’s Pass –  Pacaymayu
行走距離:11公里
行走時間:6 ~ 9小時(依腳程而定)
最高海拔:4,200公尺
拍攝相機:Sony ILCE-7M2 A7M2 
拍攝鏡頭:SONY ZEISS E 16-35mm F4 ZA OSS

SONY E 55-210mm F4.5-6.3 OSS

經過一夜好眠,清晨五點多,隱約聽到帳外篷鏗鏘的鍋具聲,似乎是挑夫大哥們正在準備早餐,接著導遊拍了拍我們的帳篷,示意我們要準備開始第二天的行程。

行囊整頓好,在檢查哨出示門票與證件通過後,導遊大哥在路線指示牌跟我們提點今天的重點與注意事項,主要還是在用今天爬升的高度會達到海拔4200公尺死女人口,但在那之前竟然還有一段下坡會蠻辛苦的(等於前功盡棄,暈) 。

導遊經驗老道,他說我們看起來狀況還不錯(精神鼓舞?)因為這一路上,他從來不告訴我們還要走多久,還有多遠,只要按照自己的步調慢慢走就好了,喘了就停一下再走,千萬別勉強。

整理好自己的包包和確認隨身物品後,啟程。

昨天是用廣角鏡拍,今天改以長焦當主角,累了停下來拍拍照是還不錯的方法,高山的光影變化總是讓人驚豔。

遠處的山白雪皚皚,導遊說那座山海拔有超過5000公尺,但也是有旅行社會帶團攀登(驚)。

第二天路線距離不長,主要累在爬坡,所以大家都會走一段休一段,遇到也會小聊跟詢問彼此的狀況。

長焦的散景也是它美好的地方,拍不起眼的小物很適合用來當圖庫或桌面背景。

沿途的樹林提供了很好的遮蔽,不須像昨天一直曝曬在太陽下,不過如果休息太久會覺得有點涼意,還是得注意保暖。

美麗的外國人,精緻的五官和高挑的身材,根本就是模特兒來著;而且她自己背著所有家當,不像我們把重的都給挑夫大哥,只留輕的在身上(遮臉)。

雖然風景很美,空氣很好,但無止境的石階上坡真的很讓人崩潰;但是爬山最棒的一點,就是沒人可以幫你走完,murmur夠了就繼續往前吧!

剛剛的高山雲霧飄走後看起來更加雄偉,爬在那種山上,是無法想像的情境。

用餐營區 Pacaymayu

爬著爬著竟不知不覺到了中午的用餐時間,今天的蒜味麵包讓我很尬意,一連吃了好幾塊。

大哥們還為我們準備了祕魯的國民飲料「紫玉米汁」,喝起來味道有點微妙,嗜甜的我實在無法再喝第二杯,不過同行的友人們連喝了好幾杯,但我真的不愛。

這位是挑伕大哥們中年紀算最長的一位,為什麼特別會拍他呢?

因為我們注意到他總是把手上的那袋古柯葉一片一片往嘴裡送,嚼阿嚼沒有停過,沒吃過的人看到這樣會以為古柯葉很好吃,但真的就是樹葉阿,泡來喝我可以,生吃完全無法,

後來我們戲稱他為古柯葉阿北XD。

休息時間導遊跟大家聊天,關心我們的狀況,在路途中我們有看到2位外國人在挑伕的陪同下往昨天的方向折返,看起來就是非常不舒服。

導遊說是高山症發作,通常為了安全只能趕緊帶下山或是往低海拔走,在這種地方遇到高山症發作,只能自求多福…,還好我們有定時服用避免高山症的藥跟不時喝古柯茶,高山症的反應並沒有大。

『雖然慢但不能停』這天讓我再次體悟了這句話。

我很喜歡這個畫面,我想老婆和好友應該是背靠背、一邊靠北怎麼4200M還沒到。

祕魯的八哥嗎?一直在我們的營區旁跳啊跳的想趁人不注意蹭東西吃,很靈活、很可愛;在高海拔還那麼活躍,好羨慕阿…。

吃飽飯後繼續往前走,遠方看到一顆酒紅色的山頭,好美阿,沒有任何的後製加色;可惜導遊離我太遠,事後又忘記詢問,如果有人知道名稱的話,煩請留言告知,萬分感謝!

說時遲那時快,忽然有隻羊駝從一旁的林徑走出來吃草,讓我們又驚又喜,沒想到可以那麼近距離看到,只是牠的表情好像在說「你們最好不要打擾我吃草」;對於我們這群看似癡漢的登山客似乎見怪不怪。

「還記不記得我說過可能會跟羊駝一起爬山!」老婆小聲的提醒我。全白的牠和我們走了一小段路,最後消失在轉彎的樹林中。這種感覺很夢幻、不真實,畢竟在台灣爬山我最多只會看到猴子跟松鼠,想看羊駝只能到特定的農場,但在這兒卻是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這意外的邂逅帶給這段漫長的爬坡振奮的一劑!

哼,不理你們了

眼前的山頭看上去有些不妙,山頂上的烏雲感覺越來越密集,起了霧,有時還會飄點小雨,導遊也說看來有可能會下雨..聽到這裡內心涼了一半…。

忽然走在前方的同伴朝著我們身後大叫並手指遠方,原來是在遠方的山頭上發現一直羊駝就站在山壁上,真虧她好眼力,鏡頭遠望端到底也只能拍到小小一隻,幾乎快要跟背景一樣顏色了。這隻羊駝的頭好像戴著咖啡色的毛帽,好可愛。

大約是快到中午時,天氣開始下起微雨,遠方山頂上的烏雲感覺越來越密集還起了霧。 在我們前方的另一側山頭,配上那光禿禿的岩壁與白雪,更顯得難以親近。

鏡頭放廣拉低一些,可以看到一些植被,但到了某個高度就好像一條分界線,只剩下稀疏的綠草奮力生存著。

走到後來越有越來越多野生羊駝出現在不遠處吃草,讓我們又驚又喜,但也是我們無法靠近的對邊,只能遠遠的拍下他們美麗的身影。

如此嚴峻的陡升路線,連挑伕大哥們都有點吃不消,他們真的背好多東西,而且每個人幾乎都是穿簡單的運動鞋,甚至平底鞋就上來了,真的讓人瞠目結舌,導遊說這是他們的專業,不過更讓人吃驚的在後面,容我後面敘述。

挑伕大哥的包和肉腳如我們的包,後來發現他們是用一股作氣的方式在走,衝刺一個距離後,就把包包靠在山壁上躺著休息,如此反覆,但那感覺真的太痛苦了,我還是邊走邊喘就好(汗)。

同行友人休息等待我們的表情很經典,是在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在這邊受苦受難嗎?

山巒層層交錯,已經看不到剛剛走來的林蔭山徑。

最不想要面對的終於還是來了,雨勢不停而且轉大,開始有人把雨衣穿上, 這時忽然警覺我們沒有準備到雨衣,但還好我們都穿著Gore-tex等級的防水外套,濕氣都沒有跑進內部,而包包內的隨身物品也都有用夾鏈袋妥善密封。

但內心還是暗自祈禱,希望這只是一片突如其來的雨雲,之後就會雨過天晴了!

天不從人願,經驗豐富的導遊說他雖然很少在冬天遇過下雨,但看來這場雨不會很快就停,要我們下山時千萬留意腳步,聽了真的讓心情涼了半截。

終於,下午兩點多,我們真的做到了!Dead Woman’s Pass攻頂!不敢相信只爬過旗尾山、壽山和未完成的合歡北峰的老婆也能過關,可見行前訓練還是有必要,即便是不起眼的小山。

本想拍出兩個人最崩潰的模樣,卻還是忍不住笑意,海拔4200公尺,比玉山還高,竟然真的爬上來了,真的要說人的潛能無限,身體就算很累,為了活下去,還是會逼著你一步一步爬上來。

同行的夫妻檔,體力很不錯,上來之後還可以笑笑的。

在婚前的時候聽人說,要確認另一半適不適合結婚,一起自助出國是很好的考驗,也許一起來爬山也是不錯的選擇。

因為天氣轉趨更加惡劣,雨勢越來越大,甚至還夾雜著冰霰,山頂又狂風大作,無法多做停留,在導遊的催促下,我們稍做休息整理就開始一路陡下,而且必須在天黑前趕抵營地才行;

當我們小心翼翼看著腳下的濕滑的石階緩步走下時,竟看到挑伕大哥們以驚人的速度從我們身邊經過,再這種艱難的情況下,他們竟然開始以小跳步的方式下山,而且還是穿平底鞋!好像某種封印被解除了一樣,真的好想錄下他們一群人往下跑的畫面,真的是太狂了。

看到路邊的積雪,顧不得雨正在下,登山杖往地上一放,趕緊抓了一把雪捧在手上,要老婆幫我拍一張,這是我的人生第一次摸到雪(都市雞無誤)。

下坡的的石階異常濕滑,即便鞋子是登山用黃金大底,走起來還是要非常小心,但比起穿運動鞋可能一不小心就摔個四腳朝天,腳下踏實多了。

下著雨的印加古道更顯神秘詭譎,讓人對大自然的力量感到佩服以及恐懼,我們趕著到營區的路,視線還是不免被一旁因低溫而產生的迷霧和地形所吸引,

「這裏好像魔戒裡的場景」朋友讚嘆著,朋友的老公:「My precious~」,沿途我們這樣一搭一唱,試圖克服心中的不安,這場雨一直下到晚上入睡前都沒有停止;

只是雨勢真的太大,再加上必須再天黑前抵達營地,無暇再停留拍照,第二天的照片就到這邊為止,打這篇文章時頻頻覺得可惜,但當下情況真的不容許再繼續拍照。

本日心得

傍晚六點左右終於抵達營區,雨勢變得更大,每個人都被淋成落湯雞,所幸身體裡面大致上是乾的,否則可能有失溫之虞;營區外圍各團都很負責任地指派挑夫等待自己的團員隨時支援落後的登山客,也會鼓勵我們再加油快到了(我們好崩潰,他們卻看起來一派輕鬆- -“…);

下雨的難處就是做什麼都很不方便,到處都濕答答的,好不容易換好了晚上的衣服,用餐時明顯大家胃口都不太好,還有一位團員甚至身體不適連飯都不吃了,讓人有點擔心。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做到了,
在The Difficult Day,
老天爺送給了我們更Difficult的挑戰,
讓人想忘也忘不了,感謝這一切。

第三天,美麗而漫長的一天,
The Longest but Beautiful Day。
(「有完沒完啊!」老婆表示)

歡迎有空來看看我們的FBIG看看喔,每個禮拜都會有新的文章分享:)

.「天阿,我老婆竟然報名了印加古道…。」
.行前準備+行程簡介
.練習曲之一~旗尾山
.練習曲之二~合歡北峰
印加古道第一天:The Happy Day
印加古道第二天:挑戰之死女人口
印加古道第三天:美麗而漫長
印加古道第四天:嗨!馬丘比丘。
熱水鎮一遊&再訪馬丘比丘
.結語

回首頁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